“在北京西南方向,有那麽一片面積近八百畝的土地,高低錯落聳立著數十棟或暗紅或暗綠色的樓宇,生活著近萬個家庭數萬的居民。那裏綠樹婆娑,鮮花盛開,鳥鳴幽幽。那裏有公園、有學校、有幼兒園、有商場,有各種各樣門類齊全的生活服務設施。那兒的居民文明禮貌,相敬如賓,互相幫助,和諧相處。那裏處處散發著祥和,充滿了歡樂。那是一片其樂融融的樂土,北京的金牌居住區——怡海花園。 

生活生活別處
Life in elsewhere

法國詩人蘭波曾說“生活在別處”。誠然,每個人都渴望遠方,見差异的人,看差异的風景,這源于我們熱愛生活、對美好世界的期許。我們反複地告訴自己:換個工作,換座都会,換種人生,用改變帶來的可能性來纾解心中的不快。然而,生活不一定在別處,我們似乎早已遺失了“生活在這裏”的能力。我們需要認同現在,珍惜眼前,掌握當下,重拾家的感覺。 

生活在這裏
Life is here

怡海的社區就像是一個由多元的生命體驗構成的“新生活方式”文化系統,這裏的每一處細節,無論是從建築品質、社區物業服務,還是教育資源、生活設施,乃至住家及鄰裏氛圍,都潛移默化地影響、改變著這裏的人們。
在這裏居住的業主,說這裏有讓他們尊敬的學校;在這裏讀書的孩子,說這裏有與他們和睦的鄰居;在這裏休憩的老人,說這裏有與他們厮守的童年;在這裏購物的顧客,說這裏有讓他們滿意的綠化;在這裏健身的會員,說這裏有讓他們放心的治安……在這裏值勤的保安,說這是一種“怡海現象”。 
享受生活,才气理解生活。生活不在別處;生活,就在當下,就在這裏。

從三個大沙坑到怡海花園
From there buge sandpits to Yihai Garden

1992年12月,北京市政府組織首屆赴港招商會,怡海集團董事長王琳達與數十位投資者滿懷熱情,一起來到北京豐台區的西南角進行考察。映入他們眼簾的,卻是三個27米深、100多米寬的“大沙坑”。沙坑的底部地貌當時是一層沙子,一層鵝卵石,水土極易流失,而沙坑外面則是一片草泽蠻生的郊野,荒原幾十裏人煙寥寥。看到這一切,王琳達當時的三位合夥人第一時間提出撤股回香港,而其他外商也叫苦不叠,紛紛離開北京。


然而,王琳達沒有動搖,她選擇留了下來,並代表怡海與北京市政府簽訂了土地開發協議。面對沒水沒電沒煤氣的大片河道、沙坑、垃圾場,王琳達沒有退縮,她要在這片廣闊的天地,建一個前所未有的綜合大社區。在政府的鼓勵與支持下,王琳達堅守信念,不惜花三年時間征地、拆遷,從購買质料到施工建設,從聯系公交線路到設立電話線,事必躬親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往昔的荒灘野地,如今一幢幢高樓拔地而起,成爲一座占地面積140萬平方米、可以容納4.5萬人安居樂業的大型社區——怡海花園。 


據考證,曾經的三個“大沙坑”,其中之一便是如今“怡海花園”的人工湖;第二個“大沙坑”處于“怡海花園”中學操場的位置;第三個“大沙坑”則變爲了“怡海花園”的遊泳館。

BEIJNG YIHAI GARDEN
北京怡海花園

北京怡海花園占地近50万平米,总建筑面积120万平米,拥有近万户业主。社区内共有各类建筑52栋,并建筑有三个大型中心广场和一个4000平米人工湖,综合绿化率到达46%。配套设施包罗中学(含高中部)、小学、幼儿园、国际学校、老年大学、培训中心以及商业街、尺度游泳馆(2个)、供热中心和可容纳6000辆机动车的大型地下停车库等。

怡海花園已經成爲大型社區辦教育的乐成範本,曾先後獲得由中國房地産協會和北京市房地局頒發的“綜合社區開發模式獎”和“最佳人居生態獎”、“金牌居住區”、“北京最佳居住樓盤特別文化獎”、“北京市明星樓盤優秀獎”、“北京配套最齊全的社區”等獎項。 


“怡海紅”是早期怡海花園建築外牆的主色調。無論遠觀還是近看,“怡海紅”都有一種高貴、祥和的意韻。“怡海紅”可謂傾注了怡海集團董事長王琳達的一番心血,她不遠千裏到各地,甚至走訪歐美等都会尋找最能代表怡海花園外牆的那種顔色,然而都沒有一種顔色能夠打動她。最終,她從位于天安門故宮外牆的“經典紅”中萌生了啓發,以“故宮紅”爲素材基礎色,通過一次次的劑量調配,最終誕生了現在的“怡海紅”。“怡海紅”寄予著怡海人對華夏土地的無盡遐想,亦是“怡海夢”永恒百世的一個象征色。 

“怡海黄”是怡海学校孩子们的校服色,其灵感源自于“怡海红”与“绿色”:怡海社区的房子是“怡海红”,而社区中学校操场的草地是绿色的,因此,怡海集团董事长王琳达便中和了这两种颜色,产生了一种近似黄色的颜色,并对比136种黄色颜料仔细调配,从中精心挑选出来这种独特的专属色——“怡海黄”,作为了学生们穿着的校服。而且,“怡海黄”酷似北京当地的一种水果——“黄杏”的颜色,象征着希望与收获,有着怡海教育“桃李满天下”的寓意。“怡海黄”属于环保活性染料,过水不掉色,它浸染着王琳达对孩子们的爱、对教育的重视,孩子们沐浴在“怡海黄”的幸福阳光下,接受着最好的教育。 时过境迁,今天看来,王琳达当时的那个决定,蕴含了她独特而具前瞻性的眼光以及对投资大陆市场的莫大信心,而这一看似“逞一时之勇”的决定,如今,已成为在这里安身立命的人们世代铭记的福祉,被愈来愈多的人津津乐道与歌颂。